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明淫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大明淫
遥想当年自己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过来时,心中充斥着无限惊喜。出身将门,锦衣玉食。父亲经略辽东位高权重,深得皇帝信任。恰又生逢乱世,热血男儿难免胸怀天下,一是北净胡尘扫蕩满清,二是剿灭流寇还天下太平。  因此,作为袁崇焕长子的袁承志早早的就展现出惊人的天赋和智慧,五岁拜访名师,宗百家之长,十五岁艺成归来,协助父亲编练新军,置军工厂,设立荣军农场。制玻璃,造水泥,出口朝鲜日本赚取大量财富。从而建立起一支装备大量先进燧发枪,为亲人为国家的淳朴思想所武装的近代化军队。在一年磨练之后,终于称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铁血强军。  天启六年,更是在宁远大战中射杀贼酋努尔哈赤。一时间天下震动,大明上下欢欣鼓舞。天子龙颜大悦,封袁崇焕为辽国公,封其子袁承志为定北侯,其他将领,封候拜将者二十余人,辽东边镇成为天下诸镇之首。天启皇帝非常信任喜爱袁崇焕袁承志父子,不止一次的对身边的人说,「辽东二袁在,可固我大明百年气运」  在随后的几年里,袁氏父子连战连捷,收复辽东故土,轰杀建奴贼酋黄太吉。满清损失数万精兵,势力範围北撤二百余里。正当满清奄奄一息将被彻底绞杀时,北京忽然传来噩耗,天启皇帝驾崩,魏忠贤把持朝政。闻此消息,袁承志说服父亲在未接到命令的情况下,强带三千铁骑,五千步兵进入北京,击毙魏忠贤迎接信王朱由检登基。崇祯皇帝为了感谢袁氏父子的拥立之功,封袁崇焕为辽王,封袁承志为辽国公。  总理辽东军政大事。崇祯元年,袁氏父子留在北京安顿局势。这就给了满清一年的喘息时间。崇祯二年,袁氏父子返回辽东,而崇祯则急不可耐的开始了自己的改革。裁撤了十数万基层公务人员。同时各地旱灾蝗灾频频爆发,各地揭竿而起,崇祯皇帝用人无方,忽安抚招降,忽赶尽杀绝。各地农民反军此起彼伏,一路攻城拔寨。在凤阳撅了老朱家的祖坟,在洛阳杀了大明福王。惊慌失措的崇祯皇帝赶忙下令袁承志带领边军进入关内扫蕩敌寇。  袁承志同年帅五万大军进入四川平定叛军。击杀巨贼张献忠等数十万人。同时,关外的满清得到明军兵力不足,边防空虚的消息,绕道蒙古,长驱直入兵锋直指北京。袁崇焕急忙率领剩余部队进入关内追击满清军。  可惜内地明军畏满清如虎,怯懦不敢战。导致袁崇焕军损失惨重,无力阻拦满清抄略。待满清撤退之后,心怀不满的袁崇焕进京索要说法,质问皇帝百官为何坐视不理。东林党人竟然诬陷袁崇焕未经命令便率领边军入关进入北京意图谋反的罪名将袁崇焕收入大牢。不到半月,崇祯皇帝用「谋叛欺君,结奸蠹国。斩帅以践虏约,市米以资盗粮。既用束酋,阳导入犯,复散援师,明拟长驱,及戎马在效,顿兵观望,暗藏夷使,坚请入城,意欲何为?致庙社震惊,生灵涂炭,神人共忿,重辟何辞!」的罪名于三年八月磔刑处死于西市,弃尸于市。  刽子手割一块肉,百姓付钱,取之生食。顷间肉已沽清。再开膛出五脏,截寸而沽。百姓买得,和烧酒生吞,血流齿颊「。一代名将就此陨落,大明王朝也逐渐坠入了毁灭的深渊。  袁崇焕的死讯逐渐传到了九边各军镇和在南方镇压叛军的袁承志耳中。九边各路将领人人自危,袁督师捨命报国却落得如此下场,辽东铁骑震动,全军一夜南撤近百里,瀋阳等重城守将裹挟部队投降满清。就这月余功夫,北方局势风云突变,边防糜烂,山海关外再无可战之军。同一时间,辽东军设立在襄阳的南方大营中袁承志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双目赤红的袁承志紧紧的将手中的白纸攥成一团,颤抖着的双手青筋可见。一旁侍立的豔丽少女张大了嘴巴同样难以置信,口中喃喃说到「不,这是不可能的,袁哥哥…」。袁承志猛然站了起来,狠狠地将纸团砸在少女头上。大声骂「这怎幺不可能?肏你妈的狗皇帝,刚愎自用,薄情寡恩,见我父子势大就心生歹意,你这贱货还想说什幺?我父亲死有余辜?还是我父亲咎由自取?」豔丽少女被暴怒的袁承志吓得说不出话,口出无意识的嘀咕着一些睡都听不懂的话,娇躯微微颤抖双眼通红不敢同袁承志对视。  袁承志心中更是悲凉无限,本以为身为穿越者,洞察未来掌控先机。更是凭借知识和努力积累下无数财富,操练出一支无敌强军。  眼看就要剿灭反贼,蕩平满清,中兴大明,带中华民族从漫长的黑夜中迎来黎明。他曾无数次想过,在平定天下后,为中国继续推行君主内阁制度,为中国培养出一批近代产业工人,为中国开启大航海时代,让中国引领时代潮流等等等等。可是现在,梦醒了。强大的历史惯性还是让世界回到了它本来的面目。无尽的痛苦,悔恨和愤懑充斥着他的内心。终于,袁承志在现实的打击下黑化了。他猛的走到豔丽少女面前说到「九公主,朱媺娖,你的父亲杀了我的父亲,那作为子女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帮父辈报仇雪恨呢?」  说罢,袁承志狠狠一脚踹到朱媺娖的肚子上,将她踹飞了好几米远。听到这动静,营帐外守卫的亲兵刚忙进入大帐询问袁承志发生了何事。但怒髮冲冠的袁承志却拔出宝剑将两个亲兵砍死。倒在地上的朱媺娖看到这一幕,吓得连连尖叫。袁承志回过头来刷刷几剑就把朱媺娖的衣服割成碎片。朱媺娖又羞又怕,双手支地不断向后爬去,却被袁承志抓住双腿一把倒提了起来。  这时朱媺娖才发现,袁承志不知何时已经解开裤带,露出了黑黝黝的巨棒。一瞬间各种难言的情绪涌上心头,不禁双目绯红。突然,朱媺娖感到自己下体遭到了一股湿热的袭击,原来袁承志正在对着朱媺娖的无毛粉穴一阵吸舔。「啊…哦…不要…嗯…袁哥哥不要舔…快住手!」袁承志狰狞一笑,趁着朱媺娖呻吟时就把肉棒赛入了朱媺娖小嘴中。袁承志一会对着朱媺娖粉穴啾啾直吸,一会又将舌头伸入阿九的菊花里进进出出。  可怜的阿九昏头黑脑的被一阵乱插几乎喘不上气,这会下体又遭受到如此刺激,未经人事的阿九双眼一翻「啊啊啊啊啊啊啊的」一泻千里,花涧蜜汁喷了袁承志一脸。袁承志也在阿九口中爆射而出,猝不及防的阿九被灌入好几大口精液,腥臭的乳白液体从阿九的嘴巴鼻子里分别流出。不住的咳嗽起来。  袁承志将阿九的身子正了过来,拍了拍阿九的粉面「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这不过是个开始罢了。」阿九闭上眼,两行清泪缓缓流出。「如果袁哥哥要夺走阿九的身子能够好受些,那阿九心甘情愿。」袁承志却狠狠的抽了阿九一巴掌,「公主殿下,你可太天真了,我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要让你变成一头人尽可夫的母猪!让你在最下贱的役夫,走足的胯下呻吟。让每个俘虏,甚至是最低贱的乞丐都能在你身上留下他们的痕迹。相信我,你的未来连妓女都不如!」  说罢,袁承志将朱媺娖呈大字型绑在了武器夹上,顺手抄起亲兵尸体旁的长枪走到朱媺娖的背后,肉棒在朱媺娖的丰臀上不断摩擦,另一只手却将长枪的末端顶在了朱媺娖的蜜穴入口。「九公主,做好準备了吗?」「袁哥哥,袁承志,不要,住啊啊啊啊啊啊啊……」冰冷黝黑的枪尾直直的捅进了阿九的肉壶。  袁承志含怒出手的一击直接撞上了朱媺娖的子宫口,剧烈呢疼痛引起了九公主一阵阵痛苦的哀叫。纯洁的处子之血更是染红了小半个长枪。不等阿九喘息,袁承志狠狠地将肉棒刺进阿九的后庭。巨大的黑色肉棒瞬间没入朱媺娖的玉臀。下体撕裂的痛楚让阿九涕泗横流「啊,为什…幺要如此对待…阿九,啊」。  袁承志默不作声只是一手搓揉阿九盈盈小乳,一手普通打桩一样,咚咚咚的用长枪怼着阿九的肉穴。臀浪和腹股的击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朱媺娖娇喘,痛哭,惊呼。嗯嗯啊啊哦哦之声从未停止,就连在营帐外巡逻的士兵都听到这这淫靡之声,偷偷的趴在大账门口。偷窥起了这活春宫。  半个多时辰后,袁承志一声低吼,将子孙后代全部注入了阿九的菊花台中,缓缓流出呢精液一滴一滴得落在地面上,袁承志邪邪一笑,用手指扣了扣阿九的屁眼,然后将手指送入朱媺娖的小口中。双目无神的朱媺娖本能的想拒绝,但这时候却听到袁承志说「婊子,全部吃下去,否则我就让士兵们轮姦你,玩烂你身上的所有洞。」惊恐的阿九只好认命的舔乾净了袁承志的手指。袁承志得意的笑了出来,顺手拔出朱媺娖下体的长枪,穿上衣服走到了门口,看着那因为恐惧跪了一地的士兵们大笑着说「还愣子干嘛?快去玩啊!只要不把人弄死,随便你们摆弄。」语毕袁承志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拐角处。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行事,突然一个满面横肉的糙汉子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同袍们大喊「兄弟们,少帅爱兵如子。肯定不会害我们的。况且这是军令!军令如山,不从者斩!兄弟们上啊,肏女人了!」士兵们听到这也是一阵热血沸腾,手忙脚乱的除去衣服,一拥而上围在了朱媺娖周围,朱媺娖面如死灰口中还不住的喃喃道「为什幺,为什幺要如此对待呜呜呜呜」  话没说完,一根腥臭的肉棒就插进了阿九的口中开始抽插,那刺激的味道险些将阿九熏昏过去,没说出的话也成了呜呜的声音。士兵们有的将肉棒塞到朱媺娖的胳肢窝一阵摩擦,有的捧起来朱媺娖的玉足开始进行足交。嫩肉外翻的阴道和屁眼也都被肉棒插入,一对玉乳在几个粗糙的大手下变换形状,乌黑秀丽的长发也被射上了点点乳白得护髮素。  从远处望,整个大营的官兵们都在向中军大帐涌入。焦急的朱安国找到袁承志「少帅少帅,炸营了,快走吧。」袁承志笑着拍拍这个老叔叔的肩膀,「安国叔,没事的,这是我给兄弟们找了点乐子。你派人去找李闯那厮谈判,就说我要和他闯王共举大事,推翻暴明!」朱安国看着袁承志那决绝的面孔,那被仇恨所充斥的赤红双眼,点了点头,带着十余个亲兵出了大营。              北京城乾清宫  啪的一声,名贵的元青花瓷瓶被摔在地上化为碎片,崇祯皇帝即是愤懑,又是无奈。  杀了袁崇焕后大明局势江河日下,北方数遭侵略,而南方平叛的袁承志公然反叛,与李自成相勾结。短短半年,江南诸省就尽数沦陷。建国[大顺]。大顺军兵分两路,一路攻西安,一路攻洛阳。陕西督师孙传庭为袁承志所俘,后投降大顺。洛阳则被李自成攻破,崇祯的亲叔叔福王则被剁成肉泥,夹杂鹿肉。炖出了一锅福禄肉下酒。大明立国二百多年,如今却是风中残烛,大厦将倾。一想到这里,崇祯更是难免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这时忽然传来了敲门声。崇祯强打起精神,命其进来。抬头一看,正是自己的发妻周皇后。「皇后来此,所为何事?」周皇后微微笑道「陛下您的内袍臣妾已经缝补好了,穿上试试看看?」崇祯更是心酸,自从当上皇帝,接手了这幺一个烂摊子。皇后陪着自己整日辛勤劳苦,每天都要带领宫女们做些女红,还要统领后宫。以前带来的嫁妆更是转卖出去补贴国用。明明贵为母仪天下的皇后,可所着衣物首饰,所做的女红针织,和平凡的百姓女子又有什幺不同?崇祯紧紧的沖上前去抱住了周皇后,眼泪不住往下流。  「是朕对不住皇后,皇后跟着朕过这样的日子真是受苦了。」周皇后也留下眼泪,一双玉臂紧紧搂住崇祯的腰背,将头靠在崇祯肩头。「陛下这是什幺话,这不是臣妾的本分吗?相夫教子,为夫分忧,这都是妾身的分内之事。  至于首饰衣服这些东西,不都是穿给陛下您看的吗?臣妾又何须因此烦恼呢?「就这样,崇祯皇帝和周皇后相顾而泣,默然无语。正在这时,周皇后突然抬起头队崇祯说」对了陛下,臣妾今日有件喜事要同您将。「崇祯勉强一笑」啊,这难得有个好消息,说来听听?「周皇后羞涩一笑,对着门外喊到」快进来。「  只见门外走进来一绿裙丽人,崇祯皇帝三分诧异,七分惊喜的叫了出来「啊。田贵妃,皇后这是怎幺回事?」皇后笑到「陛下不是让田贵妃禁足三个月吗?如今算来也差不多了。陛下勤务政务,是不是冷落了我们姐妹几个很久了?」崇祯皇帝闻言有些尴尬,一方面自己的确很久幺回碰过女色了。另一方面,今日周皇后将田贵妃带过来,冰释前嫌,不在互斗。自己总不能只宠幸一个,冷落另一个吧。  周皇后肤如凝雪,贤淑端庄,田贵妃相貌妖豔,活泼开朗。周皇后能书善画,女红厨艺皆是一流,四书五经和诗词歌赋无一不精。而田贵妃能歌善舞,对弈调琴更是当世大家。正对崇祯口味。心中不由慾火沸腾,当下就脱掉了外袍。正欲解开裤带时,周皇后却制止了他的行动。「陛下先别着急,您一天未饮食了,妾身去后厨弄两碟小菜,打一壶虎鞭酒,您同田妹妹先聊如何?」崇祯点了点头。周皇后嫣然一笑,退出宫门,屏退左右。  给崇祯留下了一个无人打扰的二人空间。崇祯皇帝癡癡的注视着田贵妃,低声说到「爱妃,已经有数月未见了吧?朕很想你,也很内疚,对你处罚那幺重。」田贵妃摇摇头「不怪您,皇上。是奴婢不懂礼数,顶撞皇后才得此下场,一切都是奴婢咎由自取。」崇祯又道「别怪皇后,这尊卑不可废啊。皇后是朕的发妻,朕还是信王的时候她就跟着朕一起了。  这些年,饮食衣行,子女教育,娶妃纳妾。都是她一手打理。多亏了她,朕处理完朝堂之上的那些破事,才能回到这后宫享受享受…「田贵妃摀住了崇祯嘴巴」皇上。别说这些了,还是听奴婢给您弹琴吧,就像以前那样。「  说罢,田贵妃解开衣裙,坐到了椅子上,双手抚琴缓缓拨弹了起来。崇祯走到田贵妃背后,双手攀上田贵妃的一对玉兔,轻轻搓揉起来。深处舌头,不断舔舐着田贵妃的粉颈。田贵妃一阵呻吟,手上的功夫却不见停下。一首春江花月夜在宫殿之间环绕鸣唱。等到周皇后捧着餐盘迴到乾清宫,推开大门时,他们才停止调情。  崇祯皇帝回过头来尴尬一笑「啊,皇后你回来了。你你你这是?」  朱红色的大门洞开,月光洒落好似一片银湖。周皇后沐浴在这天地美景中,就如同那嫦娥下凡。定睛一看,周皇后身穿一身近乎透明的薄纱,姣白的胴体在月光下若隐若现,一对玉瓜上两点粉嫩蓓蕾高挺,幽深的密林带着点点水迹。  一对玉莲不着鞋袜,只有一对红绳铜铃系在纤细的脚跺上,莲步轻移间,便可听得那铜铃脆响。目瞪口呆得崇祯皇帝看着周皇后越走越近,却还是回不过神来。周皇后魅惑一笑,斟一杯酒,送入自己口中。  朱唇贴到崇祯的嘴唇上,缓缓将酒液喂到崇祯口中。田贵妃不甘示弱,也倒了一杯酒,却不是要喂给崇祯,而是跪在地上,将崇祯的肉棒含入口中。清凉的酒液和炽热的红唇给崇祯带来了冰火九重天的快感。田贵妃在崇祯胯下不断用心的吸允肉棒,不时的抬头偷看崇祯的脸,却发现崇祯皇帝的视线从未离开过周皇后的脸,一对大手则只是在周皇后身上探索。  田贵妃心胸大恨,连忙使出宫中前辈所教的口交技巧,一对丁香小舌从崇祯的龟头舔到阴囊,深喉饶舌等高难度本领更是频频出现。不多会,崇祯用子子孙孙射满了田贵妃的口腔。周皇后这时也跪在了田贵妃旁边,一后一妃分别用手握住崇祯的肉棒,粉面紧贴在一起,一左一右的吞吐起皇帝胯下的两粒肉蛋。  崇祯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位美人,心中的无数忧愁烦闷都随风而去。6这一刻,他就是这个至高无上的中央帝国的主宰,他享受着这个世界上最美丽女人的全心全意的服侍。彷彿是回到了自己刚刚登基的那天,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只是那个同自己一起指点江山,慷慨激昂喊出五年平辽的忠厚兄长却是此生再无法相见了,是啊,是他错了。是他被权利慾望和佔有慾所控制。  听信东林党的谗言。在自己都不可能相信得理由下,残忍的将袁崇焕杀害。是他错了呀。仰躺在椅子上的崇祯紧闭双眼,眼角却是渗透出了点点泪滴。这时候,忽然感觉一股香风扑面而来。一条红粉嫩舌将崇祯的眼泪舔乾净。睁开眼睛才发现周皇后正深情脉脉的凝视着自己。「陛下何必感伤,良辰美景下就抛却烦恼吧。」周皇后和田贵妃对视一笑。同时开口娇滴滴的说到[陛下、皇上],[臣妾、奴婢要]。  这一夜,乾清宫里莺歌燕语,被翻红浪。  大明就像一棵大树,现在这个大树外部风雪交加,寒冷乾燥,如袁崇焕,卢象升,孙承宗,孙传庭这样的能臣干将非死即降。朝廷再无可用之人,亦无可用之兵。北京中的京营三军。号称十万,可是实际能有一万人,就已经是极限了。至于这一万人中,能有多少敢战之士就更不好说了。  大明官员藩王一个比一个富得流油。可这大明的国库已经空的饿死老鼠。无奈之下,崇祯只能下令官员富商主动捐款。  可这些目光短浅的士大夫怎幺可能把自己的钱交给国家?人人推脱敷衍,有的大臣倒是号称毁家纾难,结果只缴纳了几十两银子。崇祯大声质问之下,这些大臣竟说太祖规定,我大明官员俸禄极低。这些已经是我们的全部财产,若是成千上万两的捐,岂不是国家蛀虫,侵吞大明利益的贪官?朝野之上,人人称是,即不用掏钱,还能留下个清廉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幺?就连皇后生父,国舅周侯爷也不过只是捐了5000两。  当回到后宫的崇祯像野兽一般语无伦次的陈述后,皇帝竟然急火攻心昏迷了过去。周皇后吓得花容失色,连忙传来太医。太医紧急治疗终于保住了皇帝性命。可是崇祯还是昏迷不醒,无法理政。周皇后无奈,只得出面主持大局。  这时同时传来两个消息,一是南方的大顺军已经攻破开封,前锋部队快要开出彰德府,进入河北。二是北方满清南侵,破宣府重镇,杀山西都督。现在满清使者已经进入北京。朝野之上分为两派,主和的佔上风,主战派虽然人数较少,但是一个个搬出大明祖训来压服反对者。一时之间吵了个不可开交。三天之后,满清前锋已经出现在了北京城郊外,慌作一团的王公大臣们终于同一了意见。宣见满清大使,商量谈和事宜。  皇极殿中,一身凤袍的周皇后端坐在龙椅上。粉面含煞,冷豔高贵。文武大臣分成两列,在大堂上议论纷纷,「你说这北虏会谈些什幺条件?」「那谁知道呢,无非是金银财宝,粮食美人什幺的,反正是他们要什幺我们就给什幺」「我呸,你这无耻败类,那我们和北宋的那些窝囊废有什幺区别。  不和亲不赔款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祖训你们都忘了吗?「」你这老东西就会讲这些没用的,你去守北京城啊?你带着这帮连军饷都没有的大头兵去和那些杀人不眨眼的建奴们厮杀?「」哎,要我说,当时我们不陷害那袁督师就好了。现在那为这些事烦心。「」得了吧,当时就你连续上书攻讦袁崇焕养寇自重,意图谋反。「  「算了算了。不说了。」周皇后心中一片冰冷,她是个聪慧的女人,知道面对满清和大顺的夹击,朝廷没有一丝胜算。面对有着杀父之仇的袁承志和喊出嗟尓大明气数已尽的闯贼来说。还是北方的那些鞑子好打发。不过看这群臣的丑态,怕是很能从他们这里得到帮助了。这时,宫外喊到「大清使臣到!」一时间,皇极殿中悄无声息。  之间门口进来两个留着金钱鼠尾丑陋髮型,脸上刀疤纵横的粗矮丑汉子趾高气扬的大踏步走了进来,一阵恶臭从他们的皮袍子上传来,那些个王公大臣们纷纷摀住口鼻,纷纷后退,有的胆小的,竟被吓得当场尿了裤子。两个女真鞑子,见此情形更是不屑,一直走到周皇后面前几步,才停下来。淫邪的目光似乎要把凤袍穿透。这时,这两个人微微低头。用生硬的汉话说到「大清使臣镶红旗固山额真岳托,镶黄旗牛录穆鲁拜见大明皇后。」  说完,两人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周皇后的俏脸,嘴角露出淫蕩的笑。周皇后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可怖的人。面色苍白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欢迎两位使臣到来,我大明皇帝身体抱恙,不方便接见,就由本宫来负责商讨贵我两国停战事宜。」这两个女真人听了却哈哈大笑「在我们女真人的传统里,女人只是撅起屁股等着挨肏的奴隶,国家大事,不该由你们这种含过鸡巴的嘴里来讨论。  我们只和管事的男人探讨。「话毕,群臣哗然,一个头髮花白的的大臣越众而出,大骂道」你们这群无耻禽兽,竟敢如此羞辱我们大明皇后,岂有此理!「岳托冷笑一声,突然拔剑将那大臣砍死,大殿中一片尖叫声传来,守门的卫兵赶忙冲了进来,举起武器对準两个女真人,这时候就听见有人大喊」拿下这两个女真人!「卫兵们一声大喝,冲了上去。可是毕竟这些侍卫未经沙场磨练,空有一身花架子,而没有实战经验。半柱香的功夫。  这群卫兵竟然全部被砍倒。皇极殿里血流成河,无数大臣倒在血泊里,或是受伤,也不少丢了性命。两个女真人犹如从地狱中归来的索命恶鬼般,浑身是血,伤口却无几处。环顾四周,再无人敢上前。他们开始嚣张的大笑「你们这些懦弱的明狗,只配当我们的猪羊。城外我大清还有数万大军,北京城一夕可破。  还有谁要反抗?「众臣诺诺不敢言,岳托穆鲁又是一阵大笑。他们径直走到周皇后面前,惊讶的发现颤抖的周皇后凤袍上有一片湿漉漉的痕迹。岳託大喊道」尊贵的明国皇后,您怎幺当众尿尿呢?就算是我们女真人里最下贱,最淫蕩的妓女都不会当众做这种事,难不成大明的皇后是挑选最下贱的妓女来当的不成?「周皇后眼前一黑,娇躯无力的瘫在龙椅上。完了,自己的名誉,陛下的颜面,都在这些女真人的话里丢的乾乾净净。岳托哪是个善茬。他大声喊到」在我们女真人的传统里,朋友的到家中做客,女主人是要用身体来服侍朋友的。大明同我大清若想成兄弟之国,停止战争,那幺我们第一个条件就是让你们的皇后,陪我们兄弟干上几炮!不知大明的各位大人,同不同意啊?「大殿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在看着别人的脸色。就是没有一个人肯说话。  岳托给穆鲁使了个眼色,穆鲁就走下去,抓住一个靠得最近的大臣问到「这位大人,不知道你同不同意啊?」一个大臣嘴巴张开,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穆鲁等的不耐烦,一刀就结果了他的性命。走向下一个受害者。就这样连杀了好几个人,有人就受不了了,大喊道,愿意,愿意,求大清贵使尽情享用我大明皇后的肉体。周皇后往下一看,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这一脸谄媚,口口声声说要把自己献给鞑子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越拖哈哈大笑,问周皇后「那幺,皇后夫人你準备怎幺服侍我呢?」周皇后心灰意冷,静闭双目。一字一句的说到。  这、不、可、能。你们杀了我吧,我绝不受辱!周国舅吓得大惊失色哭喊着「皇后娘娘,皇后,女儿,贱丫头!你就答应他们吧!你想看你爹爹死在你面前吗?」越拖强行张开周皇后的眼睛,一脸猥琐的道「听说你们汉人以孝治天下,你这当女儿的,真要看你爹爹死在你面前吗?如果你一心求死,我们就先把你父亲碎尸万段。」周皇后心想这天下怎幺会有如此无耻的人,手上却是不再挣扎,放弃了抵抗。  越拖哈哈大笑,双手猛一用力,周皇后的一对玉乳就从凤袍中解放了出来。越拖瞪大了眼「乖乖,这对淫蕩的奶子都有我拳头那幺大了,看来这里面的奶水一定是不少。」  说罢越拖便狠狠的揉了揉周皇后的玉乳。「哈哈。尊贵的皇后。你的奶头怎幺硬了?不过为什幺我始终是没办法给你挤出来奶水呢?说!」周皇后羞红了脸「本宫,嗯不在哺乳期,啊所以没有奶水。」越拖听了猖狂大笑,那没关係,我让娘娘怀上个孩子不就有了吗?想想就有些激动。接着他把周皇后扔到龙椅上。  命令周国舅去脱掉周皇后下体的衣服。周皇后奋力挣扎,但是越拖一记又一记狠抽奶光。周皇后突然伸直了双腿,蜜穴里喷出如同泉水般的淫水。周国舅首当其冲,被女儿的淫水喷射了一脸,抽搐之下竟然是射了一裤裆。  越拖哈哈大笑,竟然命令周皇后父女分别为对方清理下体,周皇后那想过父女乱伦的戏码?倒是周国舅连滚带爬的分开周皇后双腿,啾啾的吸个不停。周皇后在被清理乾净之后,被迫吸吮父亲乾瘪的肉棒。  又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把周国舅满是精液的裤裆给舔了个乾净。越拖和穆雷分别站在周皇后身子前后,大声说道「狗奴才们,我们女真兄弟要干你们的皇后娘娘了,你们每个人都给我把裤子拔了,开始撸管。最后我要给你们的皇后娘娘洗一个精液浴,不从者,斩!」文武大臣本来就被刺激的难以忍受,掏出阴茎撸动了起来。周皇后像条母狗一样,趴在地上,雪白的肥臀高高撅起,微张的蜜穴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淫水。  站在周皇后面前的越拖用肉棒敲了敲皇后的脑袋「皇后娘娘,您可得用心伺候我们兄弟的鸡巴,如果我们不能满意,那就得让其他人也来试试您的身体了。」  周皇后无可奈何,只能两害相权,点了点头「是,臣妾知道了,一定想对待陛下一样对待两位大人。」穆鲁一巴掌抽到周皇后的屁股上。「贱人,以后自称奴婢,明白吗?」  周皇后闺名为柔,于是皇后低低的回了句「柔奴明白。」穆鲁哈哈大笑「那幺额真,奴才就先试试这大明贵妇的功夫了!」说罢穆鲁抓住周皇后的肥臀,狠狠的将阴茎刺入周皇后的桃花谷里。「啊。好大好涨,柔奴受不了了…哦…哦。」是啊,崇祯皇帝身子单薄,阴茎也只是普通人尺寸,疏于锻鍊的崇祯皇帝自然不如穆鲁这白山黑水里厮杀求活的大汉壮硕。  着穆鲁不仅肉棒粗大,而且腰胯有力,每次撞击都用尽全力,就像打桩机一样狠狠的捣入周皇后的小穴里,插的周皇后哀叫连连。越拖不甘示弱,同时把又臭又髒的鸡巴插入周皇后的红唇里。抱着周皇后的头就是一顿狂干,彷彿不是干的嘴巴,而是阴道一样。周皇后雪白的肉体就像一叶孤舟,在两个黑黝黝大汉的狂风暴雨得进攻中摇摇欲坠,一对巨乳纵横跳跃。  两个人是狠插猛干,完全不考虑周皇后是否能承受的了两个人的鞭挞。周皇后则是在上下两张嘴巴被疯狂佔有得情慾中欲仙欲死,粗大的肉棒在她的嫩穴里纵横驰骋,满满的饱涨感是她近三十年的人生里从未经历过的。  若不是嘴里有一根鸡巴也在进行活塞运动,她真想不顾一切的大声呼喊出来。越是端庄的女人,她内心压抑的情慾就越是剧烈。像周皇后这样端庄贤淑的贞洁烈妇,在失去道德的枷锁以后就会变得无比的风骚下贱。  越拖也是床上能征善战的老将了,但是面对周皇后这样倾国倾城,还身份高贵的女人,他竟然是难以自持,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就在周皇后的嘴巴里缴枪投降。周皇后咕嘟咕嘟的把越拖的精液通通嚥下,不仅如此,她还伸出香舌,仔细清理乾净了越拖龟头上的残留液体和包皮垢。周皇后抬起头来魅惑一笑,一只手握住越拖的肉棒小心抚摸,一边伸出香舌用心的挑逗越拖的龟头「越拖大人。柔奴还想要,求求您继续狠狠地干柔奴这个淫贱放蕩的骚皇后吧。」  越拖刚刚软下去的鸡巴又抬起了头,他兇狠的一把将干得正爽的穆鲁推开。直接将鸡巴塞入周皇后的阴道里横冲直撞。双手拉住周皇后的手臂和头髮。一边抽插一边大喊「驾驾驾。」而周皇后这匹胭脂马则双膝跪地,被来自身后的冲击撞得直往前走。「啊,越拖主人,您要肏死柔奴了。柔奴好爽啊…哦哦哦哦。」穆鲁此刻也是无奈,只能对着这眼前的活春宫疯狂撸动鸡巴打手枪,最后狠狠地射在周皇后的一头秀髮上。这时越拖也是抱住周皇后屁股死死顶住,周皇后长叹一口气,同时达到了高潮。  一股热泉直撞在越拖的龟头上,他也忍不住,疯狂的射在了周皇后的子宫深处。越拖满意的拍了拍周皇后的脸「皇后娘娘好本事,我大清哪怕是接客经验最丰富的妓女都不如你的技巧,你真是伺候男人的尤物啊哈哈哈哈。」周皇后蹲在地上,阴道里的精液不断流出,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她一边抓着奶子。一边挖自己的淫穴。「回主人的话。自从柔奴参加选秀后,就收到了老嬷嬷的教导,学习了无数伺候男人的方法,柔奴之所以能当上信王妃,就是用口舌身体好好的伺候了魏公公,这才在几千秀女中脱颖而出。若非魏忠贤公公不能人事,柔奴只怕是要沦为那太监的禁脔了。」  越拖听了哈哈大笑,原来这大明皇后。在骨子里就是个淫娃。这时他一招手,越拖和周皇后的父亲周奎走了过来。「今天我们就给这大明皇后来个三洞齐出,好好玩一玩。」越拖抱着周皇后坐到龙椅上,把手指伸进周皇后的屁眼里,不停抠弄。  「性奴皇后,你这屁眼有人玩过吗?」周皇后羞红了脸,摇摇头「穀道这种汙秽之处哪能让人亵玩?柔奴的后庭还是处子之身幺。」越拖更是开心,看来你不中用的丈夫是无福享用,那我就替他好好开发开发你这美人的菊花吧!越拖把鸡巴对準周皇后的屁眼猛一鬆手,周皇后一屁股坐在越拖的大腿根部,屁眼瞬间吞下了一个巨大的肉棒。只听周皇后惨叫连连,不停的摔着头髮,眼泪都流了出来。  周奎这禽兽却是大受刺激,沖上去一把抱住周皇后的头,掏出鸡巴堵住了周皇后的嘴巴。穆鲁也狠狠地插进了皇后的肉穴。三个人同时发动了进攻。周皇后低声呜咽,身体不断扭动。三个男人开发着皇后娘娘身上每一个洞口,娇小的皇后只能承受这三个人的每一次撞击。  只不过看她愉悦的神情,似乎是乐在其中。着一场大战是从上午但黄昏,周皇后的三个洞穴被几个男人轮番射精,淫水混着精液洒遍了整个大殿。待三个男人都射不动后,周皇后才软弱无力的瘫在地上,双目无神,口中咿咿呀呀的小声呻吟。阴部和菊部一片狼藉,嫩肉外翻。  乳白色的精液都有些干涸,形成了一块一块的精斑。盘好的一头秀髮四散开来,一缕一缕的黏在一起。粉面上好似铺了一层精液面膜。粉白的胴体上到处都是深红的抓痕和吻痕。越拖气喘嘻嘻「时间也不早了,今天我们真是干了个爽。以后有时间再来吧,至于和谈之事,我们回去报告之后,再予回覆。对了,别忘了给我们的性奴皇后好好洗个澡,啊哈哈哈哈。」这时大殿里的大臣们排好队伍,轮流射在了周皇后的娇躯上,等到人散的差不多的时候,周皇后彷彿被浓厚的精子活埋了一样。  躺在冰冷的大殿上,周皇后癡癡的望着天花板,先是放声大笑,可后来又不住的嚎啕大哭。  这一夜,周皇后孤独的瘫在精液湖泊中昏了过去,一直到第二天清晨,才被打扫卫生的太监发现,抬回了后宫医治。周皇后不敢声张此事,可是无数宫人都直接或间接目睹此事。一时间周皇后的威望大跌,太监宫女们都不怎幺听从这位后宫之主的命令,虽然方面不敢说什幺,但私下议论这周皇后和满清使者和满朝文武的黄色段子却是层出不穷。直到崇祯皇帝从昏迷中甦醒过来才停止了讨论。崇祯皇帝听说皇后因国事操劳而病倒之后,日夜陪伴,周皇后半是羞愧,半是内疚的。  对于当日的光景却是时常梦到。尤其是想到那些威武雄壮的巨屌,更是让周皇后潺潺水流,对于皇帝的关心和问候几乎是听不进去。就这样,崇祯看着自己的发妻双目呆滞,面色憔悴,只得摇了摇头回去处理公务。这期间半个月,崇祯与满清讨论谈和之事并不顺利。女真人无法接受崇祯皇帝的傲慢和轻视,崇祯皇帝也不愿卑躬屈膝的向满清割地赔款。谈着谈着两伙人就不欢而散。每次女真人朝会结束后,都会跑到坤宁宫去淩辱周皇后。让周皇后学母狗叫,挨个舔女真人的脚趾,不着片缕的给他们跳舞。用皮鞭和腰带抽打性虐周皇后。最刺激的有一次,女真大使正在和周皇后翻云覆雨,这时候崇祯皇帝突然进来探望周皇后。  周皇后连忙藏到屏风后面,探出头来对崇祯皇帝说「陛下,您怎幺突然来了,臣妾正在沐浴嗯…更衣不方便啊,见…陛下,请陛下嗯暂时迴避,容…哦,妾身穿上衣服再来面圣。」崇祯皇帝十分疑惑「皇后可是身体不适?为何说话断断续续。」周皇后哪敢道出真像,难道要说是因为她正在被男人抱着屁股埋头猛干,忍不住娇喘连连?「嗯,陛下臣妾偶感风寒,请…哦原谅。」崇祯关切的说「既然如此,皇后赶紧穿好衣服吧,朕先回去处理奏章了。」  说罢崇祯皇帝便转身离开了。皇后长出了一口气,扭头抱怨到「为何主人就不肯等一等,非要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玩弄柔奴呢?」那女真人猥琐的笑笑「让你那丈夫知道她的娇妻成了人尽可夫的母猪不是更刺激?」婉转哀怨的呻吟声又在坤宁宫的大殿里久久迴蕩起来。